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 水 号 子

zhenyi9595

 
 
 

日志

 
 

转贴 -王文澜  

2014-04-07 20:4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文澜
现居地:北京/朝阳
王文澜,男,汉族,1953年9月生于北京市,河北新乐人,1968年12月参加工作,1976年9月入党,高级记者。现任中国日报社摄影部主任,中国摄协第六届副主席。
当你举起相机,你就开始用照片说话,就像作家用笔,画家用颜料,作曲家用音符,舞蹈家用形体一样。

不同的是,摄影作为瞬间语言,是区别其它艺术的重要特性,也是摄影价值的最终体现。现在摄影很普及,每家每户几乎都有相机,人人几乎拿着手机拍照,器材的日新月异,给拍摄带来随心所欲的惊喜,这使摄影变得太容易了。

然而,摄影难就难在它太容易了,容易掌握的东西,也容易最终失去它。当你把镜头对准身边瞬息即逝的生活场景,既保存了珍贵的记忆,也留住了人类的历史。

其实,我们每个人自出生之日起,就和相机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们就是在镜头前长大的。现在,我们又用镜头去拍摄人,抓人的心态,人的精神,人的处境,人的一切;内在的和外部的,看得见与看不见的。照片里有了活生生的人,有了酸甜苦辣的生活味道,照片就有了灵魂。

拿相机的人,在不拿相机时要想得更多些,这样在拍摄时就知道拍什么和怎么拍。手脚勤,到处跑是必要的,脑勤才是最重要的,否则白跑,白吃苦,白费时间。生活的节奏有如呼吸一样,呼是抒发,吸是充实,按下快门就是释放,偶然
轻轻地按下快门一直是我的奢望。一个放松的心态,一切杂念置之度外,这是一种意境。

二十五年前,我刚迈入专业摄影的门坎,守着一堆专业器材,但用起来不方便。因为不管什么时候,我随时想拍照时,顺手就能抓起相机,而不是计划与准备好,在某天的某个时候,再背起摄影包。好在当时市场上有了半自动的“傻瓜”相机,我整天揣在兜里,如获至宝,形影不离,这恐怕也是博客的雏形吧。

到现在手中的相机换来换去,只剩下一个手动的功能,就是按快门了,我也从原来的“半傻”变成了“全傻”,怪不得当年杨浪著文的题目就是《傻瓜王文澜》。

我按快门总是很费力,轻易按不下去,原来拍胶片是怕浪费,现在拍数码又怕费电,也不至于吧。说来说去还是图个十全十美,总想把所有的想法在一个瞬间中说出来,“一图胜千言”啊!再加上艺术、意义、责任、使命,弄得手指很僵硬,这可能也是另一种犯傻。其实,一图胜一言、胜十言也很不错了。

摄影记录生活,本身也是生活。
拿照相机的人,无非几种状态:初学乍练、到此一游,把摄影作为一种消闲娱乐,这是绝大多数;或以进入专业岗位,视摄影为称心的工作,上班来下班走;再有就是极少数人走火入魔,“高烧”不退,专业与业余的都有,视摄影如命,妻离子散全然不顾,倾家荡产在所不惜,可谓自讨苦吃。

我拿照相机已近30年,都说万事开头难,照相开始时比较容易,可能沾了一堆机械、成组光学玻璃的光。相机越自动,摄影越显得容易,器材在某种程度上帮了忙,我们过分依赖它,丧失了对自身的信心。

我有一种紧迫感,总觉得有人在背后推我,那个人就是我自己。拿相机时间长了,陷入难以自拔的麻木,相机陪伴我到农村、进工厂、去军营,就是没上过大学。经历是一笔财富,也会不断的消耗,我感觉自己像一个放完了电的蓄电池。

对一件事的热情是可贵的,更不可能少的是学识。对于刚从大学毕业的摄影记者来说,他们缺少阅历,这妨碍他们出类拔萃,我则缺少学历,多年来只好自己给自己上课。我希望拥有情感的快门,再加上一些理性。我每次采访拍照的数量越来越少,可能是业余习惯一直在起作用

做一个摄影记者难不难?

 初学摄影时,我打心眼里觉得:一点都不难。拿起相机“喀嚓”一下,比一字一字地写、一笔一笔地画来的快多了。当时处在文革时期的混乱年代,所能看到的“新闻照片”几乎都是充斥报刊版面的“剧照”,摆布导演几乎成了唯一的拍摄方式。当我掌握了一定的光影技巧后,对这种“新闻照片”真是不屑一顾,摄影记者可能不容易上当,但他们的活儿一定是容易干的。

如今,我在中国日报干了14年的摄影记者,恰好以前在学校、插队、做工、当兵的业余摄影时间是14年。手中的相机,从跟别人借用,到用8元钱买的“华山”牌简易相机;从百余元的“海鸥”双镜头反光相机,到上万元的进口相机,虽然拍摄的对象由轻松变得沉重,从到此一

在中国,有人的地方就有自行车。

如果你想让人们惊讶一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说自己不会骑自行车,好像你刚从19世纪走出来似的。中国最后一个皇帝骑着两个轮子在紫禁城内兜风时所引起的神奇涟漪,早已湮没在自行车王国的巨大漩涡中了。

小时候的梦想就是一辆自行车,突然间又学会了骑,真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骑车对每个中国人都是一个难忘的经历,跟头摔得越来越少,你也就驯服了这个形影不离的伙伴。尽管许多小孩子骑在车座上脚还够不到蹬子,但在摇摇晃晃之中使梦想变成了现实,像是在完成进入社会的洗礼,一下子就长大成人了。

自行车是中国家庭不可缺少的成员,有的家庭几乎每人一辆,全中国可能有近五亿辆自行车,平均约每两三人一辆。很难想象中国人没有自行车会怎样。目前,每个家庭里的“小皇帝&

转贴 -王文澜 - 山水号子 - 山 水 号 子
王文澜近照

王文澜,男,汉族,1953年9月生于北京市,河北新乐人,1968年12月参加工作,1976年9月入党,高级记者。
现任中国日报社摄影部主任,中国摄协第六届副主席。

个人简历
1968.12——1974.01 山西省临猗县插队知青。
1974.01——1980.12 解放军51039部队宣传科干事。
1980.12——1982.10 中国日报社美术摄影组记者。
1982.10——1985.06 中国日报社




引文来源  王文澜的摄影博客的摄影博客_四月风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