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 水 号 子

zhenyi9595

 
 
 

日志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  

2010-01-21 09:1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一碗水端平”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世间没有绝对的事。后来我发现这“一碗水”还真得尽可能地端平,经济失控就是没端平;文化沙漠就是民族存亡的定时炸弹;环境污染就是失控;森林大火、森林滥伐带来的水土流失、江河泛滥的大失控;化肥和农药是为了多长庄稼,施多了鸟死地贫,将来人们等着吃苦吧!人若要生存下去,就得始终端着一碗不洒的水。

    2. 我不掩饰我有虚荣心,愿意人家讲好听的,因为百味人生这也算一味。不过回到家里,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摸摸良心,你到底值不值?值,问心无愧;不值,就应该明白自己本事平平,草包一个,没什么飘飘然,可知那是人家瞎捧你呢!

    3. 激情不是耍猴,也不是弄些抽了筋似的动作吓唬人,更不是“肌理”、“幻视”,这性那性,说到底,它积淀的是人性、爱心、令人发颤的美……

    4. 我酷爱民族和民间艺术,我一生也不能离开这个“根”,它是抚育每一个中华大地艺术家的母亲。等我们长大成人了就得自己站、自己走、自己养自己。在困难面前或是在胜利面前,不要忘记回一回头,看一看这个抚育你的母亲。不要一辈子不断奶,但也不要跟着别人去姓人家的姓。

    5. 我认为生活变化是必然的,不必为了少数民族不再光脚丫、举火把而感到惋惜,前进有什么不好呢?我不相信将来世界上的风俗习惯都会统一起来,世界的将来不会人人都穿西服、高跟鞋,喝咖啡,看抽象派的画。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得其乐,皆大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非要画少数民族刀耕火种、男耕女织、赤胸露背,这样才能成画家,我看不见得。反之,你去思考、消化、再创造,仅仅依赖生活不是太笨了点吗?

    6. 艺术创作中经常碰到这个问题,为了一笔一墨或一个形象舍不得盖掉或取消,而在创作上确属多余,这时,我们必须舍得割这个“爱”才行,否则就是“哗众取宠”。这是很危险的!

    7. 在动画片《狐狸打猎人》的设计中,我犯了那个在舞台上跳四小天鹅咬嘴唇的演员一样的错误,只择其真、善、美的一面,而扬弃了假、恶、丑的另一面,结果在设计中屡次失败。我很爱狐狸,因而这部片子的主角——狐狸,由于我的偏袒,使一个狡猾奸诈的典型怎么也变不坏。导演对我讲:“我都快把它抱起来了!你是越画越可爱!”后来画了二十多张才算通过了,而狼的造型却是一次成功的,因为我对狼从来是恨之入骨的。当然,现在我也不说狼坏了,因为让猎人打得世界上没几个狼崽子了。

    8. 我个头不大,劲头大,我不画、不做、不雕亦罢,要画、要做、要雕,就必须要搞出个尖尖来。我做的雕塑很大,可谓世界之最,一只老虎有20米大,紫铜锻造的牛,也有20米大;我烧陶瓷就要烧那种“黄金有价钧无价”的钧瓷;我做紫砂陶器与顾景舟老人合作,卖的价钱“前无古人”,可“后无来者”不敢保险。

    9. 如果白昼走了留下黑夜,人们将怎样生活?高山走了留下流水,平平地躺在地下的水,也没有石头和悬崖折腾得它上下翻滚水花潺潺,世界还有什么趣味呢?水到处流,石也到处有,就是因为合作得好,形成奇观。艺术不是也靠这种“组装”的方法吗?“组装”得不好,没人来拍照。

    10. 我们墙上写着:英雄笑忍寒天上牙打下牙,好汉不怕茹饥前心贴后心,横联是:上下贴心。

    11. 生活是鸡、鱼、肉、蛋、油、盐、酱、醋,艺术家就是厨师,同样的材料你也不一定能做好。做好就要下苦功,别老是感到人家在台上唱得轻松,或是展览上看不起那几块诱人的墨色,对有雄心的人来讲,这几块墨色是来之不易的,决非用“野、怪、乱、黑”,或是“傻、大、粗、黑”就能否定得了。虽然是“两下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有的人奋斗一辈子也没得到这“两下子”。

    12. 艺术规律、艺术形式、艺术法则,不是人们规定了以后去套创作,而是从创作中不断总结的结果。即使如此,也决不是创作的模式,更不是枷锁。艺术创作是有规律可循的,但决不应是去死套规律;有形式而不拘泥于形式,有法则而不死守法则。

    13. 艺术劳动应该是忘了玩,忘了睡,甚至忘记了他的生命,才能换取一点点成就。在这里不要忘记沙漠里荡在流沙热浪里的那朵小米粒大的花,它的品格百倍大于艳丽的牡丹。

    14. 搞艺术的人和匠人有区别,主要就在这方面。匠人有局限性,或局限于一技,或局限于一题,终年穷月,无大差别;而艺术家不仅需要“牵扯上一大堆知识面”,而且要逐渐地形成艺术家自身需要的知识链。

    15. 人们都说梅花是傲雪斗霜、冰肌玉骨、英姿飒爽的花魁。我以为不尽然。因为和梅花一起越冬的岂止是红梅、白梅、腊梅?我们还是到山上去吧!扒开厚厚的积雪,你会看到在白皑皑的雪被下,千百种妍丽的小花,白的、紫的、蓝的、黄的……各色各样都有,它们和梅府的姐妹一起度着这难以忍受的严寒。我们看到如此众多的小生命,是怎样坚韧不拔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歌颂梅花性格时,不要忘记那些小姐妹——山花野草。要记住你第一次见到她们时的激动的心情和感受,那些小生命个个都像孩子一样,向你眨着眼亲切地招手,你完全可以从她们身上得到大量的、书本上见不到的形象资料,这时你会感到图书馆和“死里求生”是个多么小的天地啊!

    16. 看画不要近看,近看五颜六色容易花眼,拉远一点才好看。看历史、看事物、看人物、看一切的一切都如此,静下来、远开去总有个说法。

    17. 学装饰要学变形,学绘画也应该学变形。为什么?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

    18. 大街上流行学钢琴,家长忙了手脚,借钱凑款,省吃俭用也得给小皇帝买架钢琴。大街上又流行学美术,家长又忙了手脚,买画夹、买颜色、买纸、买笔真忙乎。什么都是上等的,祖宗一样地哄着、呵着……有的孩子在我眼前“表演”时,对旁边那个低三下四的爸爸喊着“拿笔来!”、“换颜色……”,老爹那伺候劲!其实,孩子能否学艺术,学前应该观察一下,他们的联想加创造力、想象力……一句话:“感觉”好不好。不怎么样的话,省下那几个钱吧!咱们老祖宗讲“拔苗助长”已经是千儿八百年的事啦!

    19. 一生只做了一件像样的雕塑或是还没有像样的雕塑或是还没有想像样的雕塑作品,也在那里振振有词,横眉竖眼;我做了上千的雕塑作品,怎么就混了一个“杂牌军”呢?!冷静下来想:他们也不无道理,因为我不是雕塑系毕业的,姓张的怎么能跑到李家来吃饭呢?

    20. 好汉拎得起来放得下,可不一定。有些人或有些事你拎起来以后一辈子放不下了。年糕,你抓起来能甩得掉吗?可有些人和事比年糕还黏糊,唉!人生,悠着点吧。(韩美林)




引文来源  韩美林的“闲言碎语”_读书频道_新华网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