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 水 号 子

zhenyi9595

 
 
 

日志

 
 

作家富豪榜  

2009-12-03 11:5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家富豪榜 - 山水号子 - 山  水  号  子

作家富豪榜 - 山水号子 - 山  水  号  子

郑渊洁,著名作家。从事童话创作二十余年,被媒体誉为“童话大王”。累计创作了两千余万字的文学作品,其著作销量超过1.2亿册。他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舒克和贝塔,影响了至少两代中国人。由郑渊洁独自撰稿的《童话大王》半月刊,创办25年,至今畅销不衰。

    1978年12月10日,郑渊洁写了第一篇童话:《黑黑在诚实岛》。他寄给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被退稿。编辑在退稿信中说,这不叫童话。他相信了那编辑的话,将《黑黑在诚实岛》打入冷宫。后来,他的母亲将这篇作品拿给《山西青年》副总编辑杨宗看。杨宗看了说好,就给当时在北京一家儿童文学期刊当编辑的由岑写了推荐信。由岑看了也说好。她将稿子推荐给该刊编童话的刘庭华。刘庭华看了又说好。《黑黑在诚实岛》得以发表。从此,郑渊洁走上了创作之路。

  谈财富:“作家要维护自己的利益”

    郑渊洁的书一直很畅销,尤其是《皮皮鲁总动员》近两年的销售情况非常好,仅2009年2月,就销售出100多万册,他今年也晋升为中国作家首富。对于一个童话作家,郑渊洁是如何让自己致富的、他的财富观怎样,他对经典的判断,他的教育秘诀又是什么?对此,《怀尧访谈录》对他进行了专访。

    吴怀尧:去年汶川大地震,你是作家中捐得最多的。余秋雨就很惨,“假捐事件”弄得他灰头土脸。你如何看待作家在特殊情况下的捐款行为?

    郑渊洁:其实不在于捐钱多少,只要有这个心就行了,有力出力,有钱出钱。以前得过好多别的奖,都没有幸福感,只是高兴,只有成就感。去年12月,国家给了我一个“中华慈善奖”。我当时有一个感觉:领这个奖感觉非常好。我觉得一个人要想真正获得幸福,只有一个渠道,就是通过帮助别人才能获得幸福。你住着别墅,开着宝马,你也不幸福,这是我的体会。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公众人物在国难的时候沽名钓誉的话,就是十恶不赦。

    吴怀尧:有没有计划将来办一个慈善机构,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帮助人?

    郑渊洁:目前有两种基金会。一种是封闭式的,我只用自己的钱,不要别人捐钱,我要干这种。一种是开放的,像壹基金那样,用别人的,自己不掏,靠自己的名气。这个也好,像李连杰他们都这样。

    吴怀尧:《皮皮鲁总动员》近两年的销售情况都非常好,仅2009年2月,就销售出100多万册。你觉得自己作品热销的原因是什么?

    郑渊洁:我觉得可能和两个原因有关,一个是经济危机,一个是甲流———很多孩子周末和暑假原本是要出去玩的,包括我的孩子,后来都取消了。不出去以后,很多家长就去书店买书,我估计可能跟这个有关系。

    吴怀尧:你的财富观大大方方,从来不藏着掖着?

    郑渊洁:我爸是山西人,我妈是浙江人,他们的结合就是钱庄和票号的结合,我的血液里就有理财的东西。对作家来说财富其实是两笔,一笔是稿费,一笔是作品。作品是无形资产,比稿费厉害得多,是真正的摇钱树。这个摇钱树将来还可以派生出很多产品,影视、网络之类。说到稿费这一块,我觉得我可能是臭名远扬,给人的感觉是老跟出版社谈钱。我觉得,作家还是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如果自己的衣食住行都解决了,就要尽可能地帮助别人,做慈善事业。

    谈盗版:“必须抓住时机狠狠打击”

    吴怀尧:畅销书作家如何防止盗版,这方面你是专家,能不能透露下心得?

    郑渊洁:我觉得盗版有四种,第一种是被不法书商盗,第二种是出版社隐瞒印数,第三种是某些书的主编强行收录你的作品,第四种是作家盗出版社,就是作家的作品在这家出版社出版后不久,又拿出其中的一部分内容改头换面,然后卖给另外一家出版社。

    第一种,有人盗版你的书,说明你写得好;其次要抓住时机狠狠打击。我的书现在盗版相对较少,就是我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合力打击盗版的结果,包括采取报警的方式。警察立案后就会跟踪盗版商。我的书在江西发现大量盗版,但是源头都在北京。这些盗版商很聪明,北京信息多,而且就在你眼皮底下,反而你倒麻痹了。那次打击盗版行动抓了6个人,《新闻联播》都播了。第二种,出版社隐瞒印数。我上次跟你说了用防伪标识,我的所有在图书市场销售的作品,都贴有“郑渊洁授权”防伪标识。当使用验钞灯照射防伪标识后,里面会显示水印,而没有防伪标识或者有防伪标识而无水印的即为盗版书。这样,出版社就一本都瞒不了。第三种是变相侵权。第四种根源在作家自己。关于防盗版,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一次性买断,这是最省心的办法,国外也有这样做的。

    吴怀尧:今年8月10日到8月19日,央视读书节目《子午书简》连续10天播出你在皮皮鲁讲堂的授课内容,成了暑期热点档。制片人李潘说,你在现场的表现非常到位,孩子们笑声不断。相比之下,有些作家上电视就能看出明显的紧张,你在镜头前怎么做到挥洒自如的?

    郑渊洁:最早上电视我也发抖。紧张到什么程度呢?2004年5月,中央电视台《成长在线》节目播放了一个对我的访谈。那天在录制节目现场,因为怕人看到我肚子大,我就把皮带系得很紧,缩着肚子。当我走到女主持人身边的时候,我的裤腰带突然断了。当然我也不懂什么录播、直播,也不能够跟人家说,就很紧张,一步一步蹭到椅子旁边,坐下我就踏实了,反正我也不站起来了。没想到中间有一个环节是站起来的,就很糟糕,所以一开始紧张,灯一亮,就是你刚才说的紧张的那个感觉。什么时候第一次找到感觉了?做电视,实际上它的招数就是斗智。其实作家完全具备这个实力,他就是紧张,我觉得得找一个给他“开苞”的人。给我“开苞”的是鲁豫。之前我就很紧张,主持人一拿稿子,我就紧张,就烦。我觉得你不重视我,你还一边看着编导给你写的东西,一边跟我说话。而且我跟你说的时候,希望你看着我。鲁豫,我第一次做她的节目,她连录三场。我记得那天毛阿敏、朱时茂,我是第三个,不拿稿子,这个当时我就感觉很舒服,她重视我。然后我突然就找到感觉了,就开始进攻。其实谈话节目,你就要逼得她没话说。我记得很清楚,她的老板刘长乐看了这期以后说,这个人要弄到咱们这来。他们的人跟我联系去做锵锵三人行,当常驻嘉宾。

    谈写作:“书卖100年才涉嫌经典”

    吴怀尧:丹麦作家安徒生以童话创作闻名于世,他的作品你喜欢吗?你是否期待自己的作品成为《丑小鸭》和《卖火柴的小女孩》式的经典之作?

    郑渊洁:安徒生是一位伟大的作家,我尊敬他,但是他的作品我读得不多。他的书卖了一百多年,我的书才卖了三十多年。书要卖100年以上才涉嫌经典。任何作家活着的时候认为自己的书是经典,都属于童话里的情节。

    吴怀尧:很多人都注意到,针对另外一位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作家,今年你在博客写了四篇文章,其中一篇还点了她的名字。作为公众人物,你不担心人家说你出于竞争关系才写这样的檄文吗?

    郑渊洁:这个我不担心。因为我是那种有话就想说、就要说出来的人。这个事情实际上是这样的,国家教委规定任何人不可以到学校去推销商品的。但是有的儿童文学作家的书畅销是一个什么过程呢?就是开始是不行的,然后忽然发现了一个模式,这个模式就是某个作家到学校去卖书。学校想请作家而请不到,书店和出版社都想在学校卖书,然后出版社说我们能把这个作家请到学校,但条件是学校必须包销多少本书,而且是在作家来之前卖完,卖完以后作家来讲课,讲完课以后给学生签名。有的作家据说半个月都不回家,就一个学校一个学校跑,一天能跑三四个,销量一下就上来了。

    吴怀尧:2005年至今,你也到全国三百多所学校讲学。如果书店要在学校卖书,你是怎么处理的?


郑渊洁:我要做的事是拉长讲课时间,不给书店卖书的时间。去学校两个小时,我都是讲一个小时四十分钟,书店气得要死,给我递纸条:“停止吧,没有卖书的时间了”———我就把纸条的内容当众念出来。这次去南通签售的时候,书店的人在旁边说你这样的作家不多了,我还挺美。他说像你这样亲自给孩子签名的作家不多。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他说有些学生想让某女作家在书上签名,该女作家就让工作人员将书收走,拿到宾馆,然后由工作人员模仿她的笔迹在书上签名。我说谁,他说谁,我当时把笔就撅折了,我说这是什么人,如此亵渎小读者的儿童文学作家,我们除了说其品行低劣、为人虚伪外,还能说什么?做人要有底线。从那以后我给自己立了规矩,到学校只讲课,不卖书。我还为此给教育部长写了信。教育部说将严查作家到中小学校卖书。

    谈教育:“不要轻易批评孩子”

    吴怀尧:二十多年来,你使用母语创造财富,名利双收。但是现在很多国人把精力和时间消耗在学习外语上面,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郑渊洁:我有这么一个观点,就是国家安全最重要的不是军队和特警,是母语。在今天的中国,英语已经在事实上成为第二官方语言,考大学、评职称、求职等等都有英语门槛。小学一年级甚至就开设英语课,更有举目皆是的双语幼儿园。试想,在孩子尚未熟练掌握母语时,就让其学习英语,给英语以和汉语分庭抗礼的母语地位,当年侵华日军和侵法普鲁士军靠武器和鲜血才能争得的在异国学校里开设占领国语言课程的先例,如今不费一枪一弹,就在中国的学校甚至幼儿园里实现了。学英语,你学得过英国人吗?你声带的构造、舌头的构造,都不适合。韩国现在流行家长给孩子舌头做手术,学英语就学得特别好,这样流传到中国来可惨了。

    吴怀尧:你的“皮皮鲁中文总动员计划”很火,有没有老师来听讲?

    郑渊洁:语文教学最重要的就是认识字和写文章,可是绝大部分老师自己写不了好文章。现在北京教育学院已经找到我们这儿,计划让北京的语文教学骨干分批到这来听课,但是这里的孩子全都不同意。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要是有老师在一起听课,会觉得别扭。将来我也许会通过网络,办一个免费的网上学校,把我在这讲课的东西教给他们。

    吴怀尧:和孩子交往,很需要技巧。作为童话大王,你能不能给家长们传授几招?

    郑渊洁:每个孩子都有他的特点,要因材施教。家长和老师不能随便说孩子某一个毛病,本来他这个毛病不是毛病。跟我小时候似的,三岁时有一次在家吃面条,我妈把面条做咸了我就没吃,第二天早晨我姥姥家正吃面条,我妈就说我不爱吃面条,从此到现在我都不吃面条了。我的孩子有的时候眼睛不舒服爱眨,在见朋友之前我会打电话给对方,说你不许见面以后说我的孩子眨眼。你一说,她就永远眨,没人说,她很快就不眨了。有一个小女孩说话的声音很小,平时都不怎么敢说话。我想她一定是偶尔有一次小时候不说话,爸爸妈妈就跟老师说,我这个孩子不爱说话。有一次我去这个孩子的学校讲课,当着全校的人,我说:你们知道这世界上谁的声音我最爱听吗?他们说谁的,我说谁谁的,就是这个小孩的名字。我说她是我的学生,她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好听的。然后我让她上来,给全校的同学们说说话。现在,这个小孩说话畅通无阻。




引文来源  成为作家富豪榜新首富 郑渊洁:我可能臭名远扬_读书频道_新华网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